祭奠此刻,铭记历史
时间:2018-12-15 15:37:32  来源:  作者:
  •   

    1.JPG 

    12月13日,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,这是刻印在中国同胞心底的日子。1937年12月13日,对于南京,对于中国,是记载屈辱的符号,也是一道永远无法磨灭的伤痕。科中学子今天利用各种形式,怀念、祭奠这一惨痛时刻。

    6.JPG 

    2.JPG

    3.JPG

    4.JPG

    5.JPG

    1937年12月13日至1938年1月,

    日军侵入南京,

    在长达40多天的日子里,

    南京城成了人间地狱,

    日本侵略者以惨绝人寰的手段,

    屠杀30多万中国军民,

    如果以秒计算,

    平均每12秒钟就有一条人命消失。

    至今,

    已整整八十一年。

    南京!南京!

    这是一段让人不忍直视的惨痛历史,

    也是一段让人激愤的历史。

    每每触及,

    每每落泪。

     

    岑洪桂:眼睁睁看着弟弟被活活烧死

    1937年12月,日军火烧汉中门外城墙根的稻草房,父母带着我和二妹、二弟逃出火海。当时未满2岁的三弟在屋内睡觉,日军阻止父母返回屋内,三弟被活活烧死。我当年13岁,日军将我推入火海,腿部被烧伤,至今留有伤疤。

     

    常志强:妈妈临死前,还在给小弟弟喂奶。

    日军在攻城时疯狂轰炸,很多人被炸死烧死。我们姐弟六人随父母逃生时,最小的弟弟小来,还在吃奶。在逃难中,我母亲抱着小来,被日本兵一刀刺中胸部,母亲还不肯放下弟弟,接着又被刺了一刀,母亲倒在血泊中。

    这时,四处逃散的另外3个弟弟全部聚拢到妈妈身边,抓住日本兵又撕又咬,被一刀一个捅死。满身是血的小来拼命哭喊,我把他抱到了妈妈面前。妈妈这时已不能讲话,只是使劲地把衣服拽开,小弟弟便趴到妈妈身上吃奶。妈妈的血还在流,我用尽力气替她捂着伤口,捂着捂着,妈妈头歪了过去。

     

    佘子清:日本兵不分男女老幼,逮着就杀。

    1937年12月13日,日本兵从中华门打进南京后,不分男女老幼,逮着就杀,许多人逃到长江边,日本兵很快就追过来,惨无人道地用机枪扫射逃跑群众,江水很快变成了红色。

    当时,我父亲侥幸逃到了江北,留在家中的母亲却被日本兵残忍地杀害了。路上到处是层层叠叠的尸体,男女老幼都有,惨不忍睹。有一次,我被一群日本兵抓住,他们用手枪朝我的头上猛砸,血流满面。

     

    骆中洋:我亲眼看到日军持续10多小时的屠杀

    12月13日早上6点,我们被日军带到了三汊河边,那里已有黑压压的一片人,估计有两万多。残忍的日本兵在作恶前竟然问:“你们愿意选择哪种死法,机关枪、步枪、还是刺刀?”日军最后决定用刺刀,也就是杀人比赛。

    很快,几个日本兵把我们按顺序排成行,第一排的人被带到一处空地,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,日本兵突然举起刀,砍下了他们的头。我们都惊呆了,人群一阵骚动,但谁也不敢乱跑,一离开队伍就会被站在高处的日本兵用机关枪扫死。很快,第二排,第三排人纷纷倒下……这场屠杀从早晨直到傍晚,没有停过,河边的尸体堆成了山。

    我趁乱爬到河边,躲了起来。天黑后,日本兵离开河边,我才敢爬出来。当时,四周全是尸体,血腥味刺鼻。看到不远处的岸边有很多渡船,我便走过去,想找个渔民家避一避。可走近一看,满眼是横七竖八的尸体。

     

    仇秀英:妈妈在我眼前死去

    1937年12月13日,我们一家人躲到离家不远的地窖里。下午妹妹喊饿,我妈带着我和哥哥爬出地窖,回家做饭。刚打开门,就来了四五个端着长枪的日军。他们抢光了东西,又从哥哥身上搜出钱包,然后开枪了。

    子弹从我妈前胸射入,又从后背飞出,打伤了我哥哥的肩膀……虽然当时我只有7岁,但这一幕永远忘不了。看我妈身上的棉袄都被血染红了,我哥哥不顾自己受伤,一边叫我快往地窖跑,一边拉起我妈,连拖带扯,一起滚入不远处的地窖中,将地窖门从里面堵死。但这几个鬼子并未就此罢休,他们又点起火把,不停地从地窖的一个小洞口往里塞。我们几个人,立即被烟熏火燎,难以忍受,但没一个人敢出去。过了一段时间后,外面的鬼子终于走了,我父亲这才打开地窖门。再一看,我妈因为失血太多,已经咽气了。

     

    夏淑琴:那一天,我失去了7位亲人。

    1937年12月13日,约有30个日本士兵疯狂砸门,房主刚打开房门就被日本人开枪打死了,房主太太上前质问也被打死了。

    父亲就跪在士兵们面前,恳求他们放过我们,但父亲随即被枪杀。

    妈妈抱着1岁的妹妹被日本兵从桌子下拖了出来,小妹被日本兵用刺刀扎死,母亲和两个16岁、14岁的姐姐被日本兵奸杀。外公和外婆试图保护我们,也被日本兵开枪打死了。

    当时,我和4岁的妹妹藏在床上的毯子下面。日本兵用刺刀朝毯子乱扎,我被扎中了三刀,昏了过去。

    那一天,我们姐妹失去了7个亲人,成了孤儿。我带着妹妹在这间屋子呆了14天,白天躲在角落的桌子下,到了晚上,才敢出来找吃的。当被老人堂(敬老院)的老人发现时,我后背上的刀口已经化脓。

     

    300000!这,

    不只是看起来触目惊心的数字,

    而是一个人,

    加一个人,

    再加一个人

    ……

    隔着八十一年的岁月,

    似乎还能听到痛苦的叫喊,

    还能看到一张张哭泣的脸。

    我们希望,所有的纪念我们都记住,